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住院小记

五月份离职后的一个周二,带着沉重心情早早的来到积水潭手外科排队看病,这是第三次过来瞧手,焦急的等叫号,快到我时,一个来复查的小伙儿由于没有预约到号(这位主任医师确实很难预约),想跟我进去问一问,我说可以,于是就在那聊了起来,他TFCC(三角纤维软骨)手术完一个月了,来第二次复查,在北京上班,报完花了一万多,期间还有另一个过来,也是来瞧手腕,韧带损伤,聊了会儿之后,就到我去了,医生让复查的小伙儿下午过去,问我这个怎么回事,我说舟骨骨折陈旧性,然后回忆病发的经过向医生讲述。

大概是10多年前,在单杠上掉下来,右手支撑着地,导致的腕部损伤,由于当时给看的大夫说腕部还可以活动,没太大问题,不用排片,给了红花油之类的东西涂抹,我也没当回事儿,就落下来隐患,直到两三年前的一次疼痛,去了次医院,医生看我左右手没变化,也没让拍片,说是关节炎,给了膏药回家去贴,后来就又不疼了。今年三月份时,疫情期间在超市买了很多东西,两两手提重物再加上在家锻炼使右手腕又疼痛不已,于是第二天来积水潭看看,医生直接让我去拍片了,拍完看后发现是腕舟骨骨折了,陈旧性的,需要做手术,由于疫情期间不能住院,让我后边再来吧,回去后过了一周左右,右手又不疼了,于是5月份,家人让再来医院查查,我来了后,医生说我这是陈旧性骨折,不可能会好,于是帮我挂了您的号,让今天我过来再看。

医生边写边看片子,向我讲述病情的状况,目前来看,已经是陈旧性骨折不愈合,虽然现在不疼,但是这肯定是个逐渐恶化的过程(slac腕),后边会出现舟骨坏死,关节炎等,引起其他病变,拿水杯都会掉在地上,疼的你什么都做不了,建议必须要做植骨手术,取髂骨植骨到舟骨进行内固定。

我直接听从了医生建议,大概手术要在医院住一周左右,花费在3-4万,北京社保可以报销70%左右,于是医生帮我下了住院单,并且开了核酸检测、血常规、肺部、腕部CT的单子,我去缴费和预约,约到了两周后的6月3日做CT,6月5日拿报告并办理住院!

在等待的两周中,称还能动搬了次家,收拾屋子,然后又回了趟老家待了三四天。

在6月3日这天又早早的来到医院门诊楼,在一楼CT等候区等喊号做肺部和腕部CT,肺部CT筛查报告是住院审核单之一,无片子,两小时之后出结果,需要到门诊楼外西侧急诊楼的CT打印机打印,住院筛查项还有血常规和冠状病毒核酸检测,在门诊一楼大厅东侧排队取号抽血,大概1小时出结果,旁边机子上自助打印,冠状病毒核酸检测,在门诊楼外南侧,肠道门诊处,进行咽拭子检测,一天后出结果。

在CT等待时,遇上一个山东老哥,他也是腕部损伤,从片子上看,骨头都已严重错位变形,三十多岁,上有老,下有小,干了太多的重活儿累活儿,没有在意手上的伤,导致这次需要切除相关腕骨,老哥给我看了一个舟骨QQ群,说里边有个很厉害的看片达人,现在在美国。于是被拉到了群中,认识了这个看片达人光哥,在聊天的过程中,知道了我在积水潭看的,说给我看病的那位手外科医生更是了得,这让我紧张的心情放松不少。

之后来到了住院部11楼手外科,询问具体住院细节,护士告诉我,需要有住院筛查单,住院筛查单上的东西也要备齐(肺部CT筛查报告、血常规和冠状病毒核酸检测),核酸检测一定是最近3天内的,带上洗漱用品、防滑拖鞋一早过来。住院期间全封闭管理,不让出入,不允许任何探望,手术当天需要家属过来签字,在手术室外等候手术出来方可。

6月5日这天又早早的来到医院,取腕部CT、核酸检测结果,一切备齐之后来到住院部,找护士签字,然后到收费处缴纳预付款15000,办了300块的饭卡,拿上凭证来到病房护士站,开始量血压、心电图等常规检查。“诶,我见过你” “我也见过你” 遇到了那天门诊上和复查小伙儿交流时,过来和我们一块讨论的另一个小伙儿!他那天在我的后一个号,今天住院在我的前一个号,分到了一个房间,也是同一个医生,在病房交流的过程中,我们是同一天做手术,他的病症是舟月骨韧带的损伤。由于没有订到中午的饭,所以中午一块儿出去吃了个饭。他是95后,山西的,妹妹和他大老远跑过来看病,病发了一年多了,现在连瓶盖儿都拧不开,看过一些地方,最后来到了这里。午饭后,我回到了病房,他去酒店收拾东西。

我们这个病房三人间,其中一个中午我来时刚刚出院,不过我下午在床上休息时听到有人拖着行李箱进来,又是一个年轻小伙儿,在病床上玩起了电脑,闲谈之余,发现和我一样,年龄差不多,也是一名程序员。不过他是北京土著,在百度工作,直到手术前一天都安排好了项目上的工作。他的病情是尺骨稍长+TFCC(三角纤维软骨)受损,平时不影响干活儿,偶尔隐痛。住院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,晚上该玩游戏玩游戏,敲代码的敲代码直到12点才都准备入睡。

由于后两天是周末,没有医生查房,我们在房间里各种无聊,和监狱差不多,护士每天规律性查房,测体温、心率各3遍,送饭的小车也规律性的把饭送来,我们都在期待周一的到来,周一一来手术也就快了。

饭都是需要提前1天,每天膳食间的人员会把菜单表发给每个病房,自己按需填写,第二天送来,也会相应的扣掉你饭卡中的钱,工作日午餐晚餐有盒饭,觉得盒饭实惠些(22一份),后来几天我们开始了天天订盒饭。每天大概吃饭的费用是50元左右。

在周日下午,一位很和气的医生喊我们挨个去一个房间录病例,我先过去的,大概就是对你的既往史、个人史、现病史等做个记录 以及通过医学器材对病症的影响度等,方便后边出现问题有迹可循,以及手术的签字人,住院的报销单说明等。回来路上护士站查了下消费,不到三天花了1500了,护士说每天消费都不一样,具体明细需要结算后才能知道。

手术倒计时还有2天(周一)

正常上班的日子,一早被喊起来抽血,我怕疼,稍许紧张,啊的一声,逗乐了抽血的小护士,由于没按好抽血处,导致手臂青了一块,接下来的两天总感觉胳膊无力不舒服!后边医生相继查房。又是很规律的一天,此时我们三个还并没有什么明显紧张感,殊不知压力已悄悄来临。

手术倒计时还有1天(周二)

焦躁的氛围少许有了一些,因为开始备皮了,我第一次接触这个名词,意思是将在手术部位及周边的皮肤上的汗毛全部剔除,对于其他两位病友来说还好,主要将腋下、胳膊和手上毛发剔除就行,但是我需要取腰部髂骨,所以护士把我喊到了一间护理室,先剃了腋下、胳膊上手上的汗毛。然后护士姐姐让我把裤子内裤全脱了躺在一个小床上,膝关节以上及腰部周围毛发全部剔除,你懂得,这让我尴尬的一批,而且好几天没洗澡了,最后还好,在和护士姐姐的闲谈中完成了这项工作,并叮嘱我第二天去手术室时不要穿内裤。完事之后觉得走路都带风,被同屋的病友取笑一番后去洗澡。然后做了皮试,2床小伙儿明可欣过敏。

主刀医生在晚饭间来到病房,我们刚刚要吃饭,我问了一句:我们现在吃合适吗?明天一天都不能吃喝。主任医师一脸严肃:我觉得你们现在吃不合适。。。因为我上了一天班也没吃喝呢,过来看你们,你觉得合适吗?哈哈哈,我们开玩笑过来一块吃。之后交代完我们三个第二天的手术先后顺序,家属到来等以及表明每个人的手术风险等,晚上12点后不许吃喝直到手术结束,这下我惨了,因为我是最后一台手术(一共5台手术)。我们都安排家人第二天过来签字,晚上拼命喝水,但是也一直在尿。

手术前夕

紧张的气氛让我睡不着觉,醒来好几次,终于熬到早上6点护士查房,我们三人表示都没睡好,同时也都在表达着内心的焦虑。

手术当天

7点看着门外送饭的小车从我们病房推过去,我们知道,手术快开始了,7:30开始第一台,我们三个开始变得坐立不安,害怕而期待着接病人去手术室的车,不时在楼道内观看,终于在大概10时,一床被接走了,剩下我和二床更是坐立不安,在那瞎猜多长时间到自己,练习手术后的单手、单腿操作。还给我录了像,扬言术后再录一下,看像不像。在下午1点左右二床也被接走了,同时一床也回来了,向我讲述手术室的一些经过,我心烦意乱的看着他那杯家人给带来的大饮料,咽了几口唾沫,因为我快渴死了,这时,我女朋友也过来了,在住院部的大门口和她见了面,看到她也带着水喝,我更是渴得要命。大概在3点半时,接我的车来了,带上片子,脱了鞋,量血压,在车上躺好,就被推着向外走,我感觉到内心一直在咚咚的跳,在门口喊了家属一同往手术室去。

被推进手术室等待区,这时护士过来问名字,核对病人信息,开始给打点滴,戴防尘帽子,之后被推进手术室,然后从车子是挪到手术台上,脱光衣服,先过来的是麻醉师,我问是全麻还是局麻,听说还要插尿管,麻醉老师说我这个时间不太长,就麻胳膊和腰麻吧,也不用导尿管。我主动申请了止疼泵(术后回到病房,一种止疼的装置,配合输液,一起注入到体内)。

先从腋下开始麻醉胳膊,当把麻醉剂注入到胳膊时,感觉整条胳膊的神经脉络都在扩散,就像是在电击一样,从主干延伸到细枝末节,那种感觉不太好受,由于我的其中一根神经线比较远,于是又打了第二针。之后我的右臂就很快失去了知觉,像是别人的胳膊在那放着,我发送出手指动的指令,也无动于衷,只有轻微的神经的震动,在之后便开始打腰麻,侧起身子,蜷缩起来,手臂和腿向肚子靠拢,麻醉老师从背后寻找我的腰部神经,当麻醉剂进入到腰部后,并没觉得有多麻,可能针对的腰部比较多,向下串的比较慢,过了半天腿脚才没知觉的,感觉到身上有些发热和发痒都是正常现象,之后躺平到手术台上,麻醉老师开始给我身体上盖上单子,用吹风保暖设备往身上打热风,虽然不冷,但是我却颤抖个不停。

输液的左臂上打上血压测量装置,手指头上插上血氧心率的监控设备,被麻醉的右臂放在手术台的一侧,我看到医生开始忙碌起来,开始用镊子提着麻醉的胳膊往上涂抹黄色的消毒液体,后边开始给胳膊根部打止血带,这时一大块绿色的布幕盖住我的整个视野,什么都看不到了,身体一直颤抖个没完没了,我和医生交流着身体有没有不舒服之类的,向麻醉师报备着身高体重(配止疼泵药剂用),依稀记得主治医师说我为什么是最后一台手术,因为我这个骨折的时间太长了,他需要好好去思考,去观察,安心去设计怎么治疗最好,我向医生表达谢意,顺便问了下能不能睡觉,说可以睡觉,迷迷糊糊我好想似睡非睡,感觉到腰部在被人动,来回晃,时而听到锤子、凿子的声音,有个医生在问这些骨头够不够,说够了,保存好,让去拿剪子剪碎。我特别害怕哪个不小心的把骨头摔了,之后迷迷糊糊开始听到医生们对着手腕的交流,照相、录像、克氏针之类的,经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,听到开始打石膏了,我知道,手术做完了,开始给我掀开幕布,主任医师给我说手术很成功,让我告诉家人,我向医生表达谢意,向所有医生护士表达谢意,之后我被抬回到手术车上,麻醉老师帮我把止疼泵装上,护士把我往外推,在门口喊家属,一起向病房去,我女朋友在病房大门被轰了出去,给我带的零食水果让护工师傅拿到病房。

由于全封闭的病房,所以每个病人都需要在手术当天请护工,一天200,一对一的一天320。到了病房,两位病友都打着点滴在床上安稳的躺着,说我回来还挺快的两个多小时,我被几个护工师傅用个板子从手术车上滑到病床上,此时腿脚还在麻醉中,腰部以下毫无知觉,护士过来叮嘱两小时后再吃喝,尽量吃些流食,6小时后可以稍微摇起来些,腿脚一定要动要蜷缩练习抬腿等,腰部也要尽量活动,省的压得僵硬,我问到时候我能不能下床,护士说明天试试,坚强的人第二天就能下地行走。之后开始和两位病友打趣手术室的一些见闻,两小时之后吃饭,护工师傅给擦脸换衣服,后边刚说睡不着后 没一分钟就睡着了,我表示很尴尬,把锅甩给了止疼泵。直到晚上12点被护士喊醒,问我排尿没有,我说没有,护士说六小时内要排尿,要不然明天插尿管,我表示马上就尿,喊来了护工问我有没有便盆,我说没有,于是我说用这个瓶子吧,我把瓶子中的水喝完,开始酝酿,大概半小时后尿了半瓶,让护工拿了出去,向护士报备已尿。

术后第二天

5点时被护工喊起来擦脸洗漱,6点护士查房测量体温心率,7点开始吃早饭,本以为又是很规律的一天,殊不知我却晕乎了一天,11点中餐时,护工师傅把我喊醒让我坐起来,我刚刚坐起来,脑袋一阵眩晕,眼睛肿胀,浑身呼呼的发虚汗,想吐的感觉,护士让我赶紧躺下,躺下后瞬间又好了,护士说可能是止疼泵引起的,先帮我关了,疼的时候再打开,让多喝水代谢。中午我又尝试起来,这次下了地,带着止疼泵练习走路,没有之前那么晕了,还是晕,二床又开始给我录像了,说我之前学的和现在真实场景真是神同步一模一样,笑得前仰后合。晚上自己瘸腿去了趟厕所小便,睡觉时又让护士打开了止疼泵。

术后第三天

今天起来后头晕还好,由于可以下地走路了,就和护工师傅结算了护工费,感谢护工师傅们的帮忙和照顾。比昨天走路要快了,还是一瘸一拐带着止疼泵来回走动,然后赶快回到病床休息,因为站着时间长了还是脑晕眼胀,也让护士停了止疼泵。上午换了一次药,中午给了支具单子,我们3人去支具室把石膏换成支具,在行走的路上脑袋眩晕不止,到了支具室交完费后,赶紧在旁边的小床上躺了下来,躺下后马上就没那么眩晕了。换完支具回到了病房休息,回去后向护士请教为什么会晕,护士说多喝水、多休息不要猛起,可能是止疼泵引起的,晚上医生过来,我表明晕乎之后,医生说这种体位性的不建议下床走动,多休息,可以适当坐会儿,因为猛起脑部供血不足。我已经三天没大便了,医生说我这几天身体虚弱,吃得少,都是正常表现,给我弄了一盒杜密克。

接下来两天是周末,我还是在头晕中度过,吃不下饭,去护士长量血压也都正常,护士还是建议回去躺着,不要强制抑制,我开始各种查询为什么术后会头晕,都是各说纷纭,躺久了、起猛了、麻醉脊柱神经的副作用、止疼泵引起的、吃饭营养跟不上、颅内低压综合征等等,我只能默默承受,担心会一直晕下去,开始吃零食,吃瓜子,狂喝水。

准备出院

周一一大早醒来去上厕所,发现不晕了,终于好了,开始正常吃饭,期待第二天的出院,上午医生过来病房换药,向我们叮嘱拆线和复查,明天办理出院,在护士站查询了大概费用已经花了三万三千多,应该就这些差不多了。

周二上午又在主刀医生过来叮嘱,让平时锻炼肘关节,手指握拳舒张的操作,两周后挂普通号拆线,两个月后来找他复查。

10点多带上押金条和出院批准在一楼大厅收费处办理出院,饭卡结算,住院11天大概花了470多的饭钱,住院的其他费用报销,所以社保卡压在收费处,出院后的3天左右会核算完成,到时会给打电话再前来办理,11点办理完出院,和小伙伴告别坐地铁回家。

期待接下来的日子骨头能正常愈合吧。

也祝愿两位小伙伴早日康复,没准在哪次的复查中能再次相遇。


TMDBug

Be First to Comment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